当前位置:主页 > 公益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2018-06-01 16:13 来源:四川禁毒网

【字体:】


浙江省民政厅党组书记、厅长 王剑侯

发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枫桥经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浙江综治工作的生动实践,也是中国特色社会治理的经典样板。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时代凝练,新时代背景下“枫桥经验”,已由原先“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向“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的基层社会治理新样板打造。由此,总结好、提升好、推广好“枫桥经验”,对提升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水平、深化平安浙江建设、打造平安中国示范区具有重要意义。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对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做好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工作,必须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积极创新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加快推动社会治理现代化转型。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传承和发扬“枫桥经验”,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提供坚实基础。在浙江基层社会治理的实践中,共治是确立基层治理各主体关系的关键,也是打造共建共治共享治理总体格局的总抓手。只有在厘清多方权利、责任边界基础上,才能有效开展基层治理制度的现代化转型。

有效厘定“政社关系”,助推社区服务功能归位

推动基层政府职能转移。浙江省委、省政府先后下发《深化经济发达镇管理体制改革加快服务型乡镇政府建设的实施意见》《深化街道体制改革完善城市基层治理体系的意见》,着力推动乡镇(街道)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基层党组织建设上来,转移到做好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公共安全工作上来,转移到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良好环境上来。进一步明确乡镇(街道)工作职能、机构设置、基础保障等,切实强化乡镇(街道)管理服务功能。

建立社区服务事项准入制度。依法厘定政府与社区的权责边界,是推进多元社会主体参与基层治理的前提。2015年,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建立涉村(社区)工作事项清单制度的通知》,建立全省统一的涉村(社区)工作事项,确保清单之外无事项。金华市明确对社区可承接的行政性事务实行准入制度,根据责权利相一致的原则和“权随责走、人随事转、费随事转”要求,由政府向社区提供必要的经费保障、工作条件及政策指导。嘉兴市出台《关于深化“三清理四规范一提升”行动切实增强村(社区)服务能力的意见》,规范了社区工作事项、创建评比、社区台账和公款消费等事项,凡未列入准入事项的,任何部门(单位)一律不得交村(社区)办理。

建立社区评价政府部门工作机制。政社关系的界定基础在于基层,形成群众自治与政府治理的双向通道是关键。除省级层面的政策创制外,在落实中,宁波市制订《关于对2017年度社区评议机关实行目标管理考核的通知》,组织全市社区对市直单位服务社区、指导工作、工作作风、准入制度执行情况等进行评价,评价结果纳入市直单位目标管理考核,进一步推动部门增强服务社区意识,推进政社良性互动。

从点到面激发社会组织参与基层治理活力

大力培育社区社会组织。不断优化服务,简化登记程序,降低准入门槛,重点培育为老年人、妇女、儿童、残疾人、失业人员、农民工等特定群体服务的社区社会组织。推进枢纽型、支持型社会组织发展,为社区社会组织在组织运作、活动经费、培育孵化、管理咨询、人才队伍等方面提供支持。争取到2020年平均每个城市社区有15个以上、农村社区有5个以上社区社会组织,全省新增登记社会工作服务机构100家。

积极推进政府购买服务。改进政府公共服务提供方式,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建立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事项清单目录,明确购买服务的种类、性质和内容。各地通过直接资助、项目购买和公益创投等方式,支持社会组织承接服务。2014年温州市出台政府向社会组织转移职能、购买服务、年度指导目录等“两办法一目录”,把原本由政府向社会公众提供的171项服务事项,按照一定的方式和程序,交由具备条件的110家社会组织承担。

引导社区社会组织发挥作用。积极引导社区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重点是参与纠纷调解、健康养老、公益慈善、社区禁毒、社区矫正等服务。当前,全省各类社区社会组织,在各个领域提供公共服务、反映利益诉求、规范社会行为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杭州市上城区湖滨晴雨民情民意工作室在G20峰会期间,查找并化解各类问题100多处。截至今年上半年,已累计征集社会舆情信息9694条,推动解决了1500余个民生热点难点问题。

协同推进“两约”制订修订,提升居民参与效度




上一篇:射洪县举办关爱百名留守儿童赠送万册爱心图书大型文化扶贫首场公益活动
下一篇:“平安三村工程公益跑”长城启动,用奔跑助力健康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