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禁毒访谈

《禁毒大家谈系列访谈》—第一期

2018-01-20 16:22 来源:四川禁毒网

国家禁毒办常务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做客人民网(记者 申亚欣 摄)

人民网副总裁罗华会见国家禁毒办常务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记者 申亚欣 摄)

国家禁毒办常务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做客人民网(记者 申亚欣 摄)

国家禁毒办常务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做客人民网,与网友互动交流(记者 申亚欣 摄)

新华网北京1月20日电(记者邹伟)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20日在参加“禁毒大家谈”视频直播访谈活动时介绍说,截至2010年底,中国登记滥用合成毒品人员43.2万名,占全国吸毒人员总数的28%,比2009年底增加了11.8万名。

据刘跃进介绍,近年来,中国冰毒、氯胺酮等合成毒品违法犯罪活动呈现高发态势,全国已有16个省市冰毒缴获量超过海洛因。吸食合成毒品人群进一步扩大。

由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公安部发言人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人民网联合主办的“禁毒大家谈”视频直播访谈活动20日在人民网正式启动。刘跃进参加首次访谈,就“中国合成毒品问题”与网民进行在线文字和视频交流。数百万网民观看视频直播,参与互动交流。

1小时的在线交流中,刘跃进解答了网民最为关心的中国合成毒品滥用现状、公安机关打击合成毒品犯罪情况、合成毒品成瘾机制等问题。


         访谈全文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公安部发言人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人民网将联合推出“禁毒大家谈”系列访谈栏目。1月20日10时,首期嘉宾将邀请国家禁毒办常务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做客人民网谈“中国合成毒品问题”,敬请广大网友关注。  [09:13]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的在线收看。我是主持人杨艳,新春前夕,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公安部发言人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人民网联合推出“禁毒大家谈”视频直播系列访谈栏目,首期嘉宾邀请到了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在访谈中刘主任将跟大家重点介绍一下“中国合成毒品问题”。我们欢迎刘主任的到来,并请刘主任跟大家打个招呼。  [09:49]

[刘跃进]:各位网友大家好。  [09:49]

[主持人]:刘主任,毒品问题深受国际、国内的关注,您今天要谈的是合成毒品的危害,我们想请教您,合成毒品具体指哪些,以往我们大家听的比较多的海洛因、冰毒、K粉、摇头丸,这些哪些是属于合成毒品呢?  [09:51]

[刘跃进]:合成毒品是相对于传统的毒品而言的,是指用化学原料加上配剂,通过实验室的方式把它合成的,我们现在也叫新型毒品和实验室毒品。在中国近20年的时间逐渐发展起来的,目前在国内市场流行的新型毒品主要是有三种,一种是冰毒,一种是K粉,一种是摇头丸。鸦片和海洛因都是传统的产品,从植物里提取加工合成的。  [09:51]

[主持人]:对合成毒品也没有一些专业的定义,现在是不是已经完全界定了。  [09:54]

[刘跃进]:这几种是国内滥用比较多的,还有很多其他的,像丁丙诺啡、三唑仑,相对来讲少一些,从广义来说,合成毒品或者是新型毒品是在不断产生新的品种,不断的发展变化当中。凡是能够在人群当中超出医学范围被滥用,导致人的身体、精神受到损害,进而对社会产生危害,进入非法渠道,我们都称为合成毒品,或者是新型毒品。  [09:55]

[主持人]:合成毒品对于我国来说危害形势已经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有哪些区域,或者是哪些人群受到合成毒品的危害比较深?  [10:01]

[刘跃进]:现在合成毒品在我们这里滥用情况比较突出,有这么几个表现:原来是在大中城市,现在已经开始向一些中小城市,包括县城、城镇、农村地区也在发展蔓延,从我们去年缴获量来看,全国16个省缴获的合成毒品都超过了传统毒品,从地域来说发展是越来越广泛。从人群来说发展也很快,2008年查获的吸食合成毒品的人数还仅占查获的所有的吸食毒品人数的19%,2009年达到了23%,2010年达到28%,这个增长幅度是相当快的。  [10:01]

[刘跃进]:合成毒品发生滥用的场所原来大部分集中在娱乐场所,夜总会、酒吧、歌舞厅,合成毒品的特点是群体性吸食,往往是一个群体共同吸食,营造这种氛围。现在地点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开始转向郊区别墅、宾馆、旅店、洗浴场所、家庭内,逐渐向隐蔽化的方向转移,这都是比较明显的特点。  [10:02]

[主持人]:对于区域来讲是不是集中于某些省份呢?  [10:02]

[刘跃进]:分布的区域是有区别的,我们国家原来鸦片、海洛因传统的发生和蔓延地是在南方,特别是西南,合成毒品发生蔓延的区域,一个是大城市比较多,二是东部沿海各省发展的比较快,三是东北地区,东三省查获的合成毒品人数要占到所有查获吸食毒品人数的70%以上,东北地区是比较突出的。  [10:02]

[主持人]:对于合成毒品的危害具体是什么样的,比如吸食之后对人体有哪些症状?  [10:09]

[刘跃进]:这也是很多网友不了解,或者是很多吸食合成毒品的人认识上比较模糊的问题,认为吸食合成毒品不像吸食传统毒品危害那么大,那么严重,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合成毒品是通过各种化学方式合成的,一般来说吸食以后也同样产生依赖,首先是对人的脑中枢神经活动产生损害,直接损害脑细胞,在脑中枢系统形成水肿,时间延续长一些,吸食频率高一些,依赖性越强。到一定程度就往精神病的方向发展,表现比较多的就是产生幻觉,被害幻觉,被追踪幻觉等精神病症状,这类比较普遍。这种情况下吸毒者极易行为失控,产生很明显的社会危害。比如说去年在武汉,有一个吸食冰毒上瘾,中毒比较严重,产生了被害幻觉,不仅大街上殴打自己的妻子,而且从商店里抢出菜刀,把自己七八十岁的父母当场砍死。去年在杭州也有一个吸食合成毒品人员吸毒后出现精神病症状,开着车连续撞了很多摊位,撞了17个人,自己还处于幻觉中。吸食合成毒品长了以后一点不亚于传统毒品对人的损害程度。  [10:09]

[主持人]:吸食合成毒品成瘾有没有一个大致的度,多少时间或者是多少量?  [10:18]

[刘跃进]:多少量,多少时间是因人而异的,根据个体,你的身体状况,有身体好,身体不好的,有的人身体承受能力强一些,有的承受能力差一些,一次吸食量有大有小,吸食的频率有密有疏,这个要因情况而异,因人而异,没有一个固定的公式。但我们了解到一次足量使用就可以成瘾。  [10:18]

[主持人]:可不可以举个例子,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一次吸食多少克,我对具体的克数完全不了解,请您以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比如说一周吸食一次,或者是一天吸食一次的量打个比方,他吸食多久之后会上瘾?  [10:18]

[刘跃进]:根据我们查获的这些吸食毒品的对象情况看,尽管没有一种很固定的公式,如果每周都要吸食。所谓上瘾就是每周都要吸食,一次、两次、三次,这种状况持续两三个月以上基本上就进入了所谓的上瘾,产生了比较严重的依赖,难以摆脱。  [10:19]

[主持人]:大家很关注,吸食之后可不可以戒,有没有办法呢?  [10:19]

[刘跃进]:办法是有的,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客观方面,一个是主观方面。客观方面是外边提供条件帮助他,一个是药物治疗,一个是隔离,脱离接触毒品的环境,人为隔离再用药物治疗。主观方面是个人意志品质,有没有与毒品决裂的坚强意志,这方面的例子有,也不少,但是也有不成功的案例,客观上提供了条件,主观上意志品质薄弱,坚持不下去,又重新走上吸毒的道路,这也不少,取决于两方面的因素和条件。但也很难,并且合成毒品对身体的危害也是不可逆转的。  [10:19]

[主持人]:据我了解,合成毒品的危害比传统毒品的危害更大,传统毒品比如说吸食鸦片,拿肺功能举例,如果肺功能指数是100,吸食鸦片之后,可能有段时间体的肺功能只降了20%,通过治疗或者是一些辅助手段可以把肺功能恢复到80%,如果继续吸食的话是在80%的基础上再往下降,吸食合成毒品肺功能原来是100,只要你吸食了,肺功能降到20%,之后不管通过什么手段只能抑制住肺功能下降,不能帮你恢复,是不是这样的一个概念?  [10:27]

[刘跃进]:你说的属于医学方面比较专业的问题。我从执法角度谈这个问题,最重要的区别是,海洛因等传统毒品一般是在吸食前犯罪,由于对毒品的强烈渴求,为了获取毒资而去杀人、抢劫、盗窃。合成毒品吸食者一般由于在吸食后出现精神病症状,幻觉、幻听、幻视,导致他做出出格的事,杀人、抢劫、开车、撞人、六亲不认,从执法的角度上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区别。  [10:27]

[主持人]:引发的社会危害不一样。  [10:27]

[刘跃进]:实际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都危害家庭,危害社会。  [10:28]

[主持人]:对于网友来说,我特别想提醒他们,有些人可能存在侥幸,比如我年轻的时候想放纵一下,给自己一个放纵的机会,吸食一下,我相信自己有充分的意志力,我有多么强大,可以戒掉。我想提醒他们的是,如果合成毒品一旦吸食了,它造成的危害就是不可逆转的,你想通过戒毒恢复健康,你的这个愿望是达不到的,是不能实现的,一旦吸食毒品,不光对个人,对社会、对整个家庭的危害都是非常大的。禁毒事业也是一个战争,从我国来说打击合成毒品已经取得了哪些成效,有什么社会化的工作想通过人民网的平台来呼吁一下?  [10:28]

[刘跃进]:今天借助人民网这个平台给网友们介绍这方面的情况是很有必要的。针对我们国家毒品问题的发展,特别是近几年合成毒品发展的情况,党和政府高度重视。2004年胡锦涛总书记亲自倡议,在全国范围内发起禁毒战争,动员全社会力量向毒品问题宣战,党政工团齐动手,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禁毒人民战争来打击毒品,近几年打击合成毒品的泛滥和发展主要做了这么几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全社会的宣传教育,无论是各行各业,学校、工厂、农村,社会全覆盖来宣传毒品的危害,防止毒品进家庭、进学校、进农村、进工厂、进社区,这是全社会的宣传教育工作,宣传毒品危害,杜绝毒品。二是强化打击,狠狠的打击毒品犯罪,破获了一大批案件,抓获了一大批犯罪分子,缴获了一大批毒品。每年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十几万人,去年缴获各类毒品80多吨,有力的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三是加强国境和边境地区的查缉和堵截,尽可能防止毒品从国外、境外流入国内。我们国家的毒品大多数是从国外进来,特别是从“金三角”地区,国境边境的堵截查缉查获了大量的毒品。四是对吸毒的人强化治疗和戒治,想方设法开辟了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自愿戒毒、社区康复,各种各样的形式对我们现在掌握的吸毒成瘾的,或者是正在吸毒的人进行戒毒治疗,帮助他们戒掉毒瘾。五是把易制毒化学品的行业严格管理起来,防止这些化学品流入非法渠道,流到犯罪分子的手里,用来制造毒品。加强管理,加强打击,建立各种规章制度。六是加强跟世界各有关国家的合作,共同打击国际犯罪集团,毒品犯罪是不分国界的,需要各国联起手来共同打击。这几年主要通过这么几个方面的工作来落实禁毒人民战争的思想,各方面的成效是比较显著的。  [10:42]

[主持人]:刚刚过去的2010年,去年一年的成绩怎么样,有没有一些数据跟我们网友介绍一下?  [10:42]

[刘跃进]:我可以给网友们介绍一下。  [10:43]

[主持人]:网友非常关注禁毒,我讲一个小例子,上大学的时候我自己买了黑芝麻糊放在包里面带回家,吃不完又放到抽屉里,母亲帮我收拾房间的时候,她没见过这个,她很紧张,我妈说这是什么,你没有在吃不好的东西吧,我说不是的。禁毒的意识在人的脑海里还是都挺警觉的。  [10:43]

[刘跃进]:很多人对毒品都有了充分的认识,你刚才说到禁毒人民战争的成效,我可以介绍几个数字,光去年这一年全国总共破获合成毒品犯罪案件近4万起,就一年当中。缴获冰毒10吨,缴获氯胺酮5吨左右,在云南重点堵截“金三角”入境的毒品,光云南一个省缴获冰毒5吨。去年我们破获的公安部立项的大的案件,这类案件破了96起,都是很大的案件。  [10:44]

[主持人]:对于毒品的打击国家力度也是比较大,是要携带多少克毒品就要被判处死刑?  [10:51]

[刘跃进]:国家法律都是有明确规定的,贩卖不同类型的毒品,都有不同的量刑幅度,法律都是有明确规定的。  [10:51]

[主持人]:我不太了解,除了杀人、纵火之外,携带毒品判处死刑这应该是最高的刑罚?  [10:52]

[刘跃进]:我们行话说贩卖毒品是重罪,所谓的重罪就是判刑、量刑是比较重的,这在我们国家各种罪种当中是比较重的,处罚是比较严厉的。  [10:52]

[主持人]:应该列入重罪,对社会、家庭的危害很大。  [10:52]

[刘跃进]:社会危害太大,一个人贩卖一公斤到社会上去,这一公斤的东西流入社会会害多少人,多少家庭。  [10:53]

[主持人]:我们简单的听了刘主任介绍2010年的打击成绩,这些数字跟前几年相比是上升还是下降了?  [10:53]

[刘跃进]:看数字是比较多的,要细分析这些数字,这里面也是有区别的,2010年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十几万人,这里真正的组织者、指挥者、策划者、或者我们称为毒枭、贩毒集团的骨干分子在这里面是少数。这十来万人里多数是属于马仔,或者是胁从分子,或者是被裹胁、被利用,帮助雇佣去做了一两次运输,比如把一千克的毒品从昆明运到广州,从事了一次,被贩毒集团雇佣,给了两三千块钱佣金。这些人大多数都是贫困地区的农民,或者是无业人员,是社会弱势群体,一部分是为生活所迫,比打工的钱落的快一些。这些人既是违法者,同时也是受害者,我们说这十来万人真正属于我们要从重从严打击的对象还是少数。  [10:53]

[主持人]:我们刚才谈到合成毒品是通过化学反应加工合成的,境外流入是一个很大的渠道,国内很多人懂化学知识或者有一些设备,相关器材,是不是自己可以提取出毒品来?  [11:01]

[刘跃进]:你提的问题也是当前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前几年中国的毒品绝大部分是国外进来的,前些年国内还没有生产制造毒品的能力和水平,随着最近几年情况有些变化,国内和国外的贩毒分子相互勾结,逐渐从国外的贩毒分子那里把制毒的技术、制毒的工艺学到手了,特别是国内一些从事化工、化学这些行业的生产、研究、教学领域的人也陆续参与到地下制毒的行列里。这几年我们国内的地下制造加工合成毒品的情况也在发展,从我们查获的地下毒品加工厂点看,已经有2/3以上的省都破获过地下毒品加工厂案件。在国内现在消费的这些合成毒品有相当一部分是在国内自己生产出来的,总体格局以国外进来为主,这种大格局还没变,但是国内生产的比例逐年上升。  [11:01]

[主持人]:像国内自己加工提取,对于他们的打击我们有哪些好的方法呢?  [11:01]

[刘跃进]:加强情报工作,想方设法发现地下毒品加工厂,尽可能的挖出来,通过各种方式,有的是群众举报,在我们家门口有个小加工厂,经常冒出一些不好闻的气味,流出一些水来,一查是地下毒品加工厂,有的时候是通过我们的专门情报发现的。加强化学品,被犯罪分子用来加工制造毒品的化学品,包括配剂的管理,这些都是属于普通的化工原料,工业、农业都正常使用,硫酸、硝酸、盐酸都可以用作加工毒品的原料。工农业生产广泛运用,关键是不能流入非法渠道,不能流入到犯罪分子手里去,这就是加强管理的问题。公安、工商、安检、药品监督、海关、商务,很多领域都要按照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加强制度建设、加强管理、堵塞漏洞,防止它们流入到犯罪分子手里去。  [11:01]

[主持人]:有些网友也听说过,从一些麻醉药品或者是精神药品当中提取制毒的现象发生的比较多,对特定的药品使用管理上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措施,对于正在使用药品的民众会提出疑问,会不会成瘾,有什么可以避免的方法?  [11:02]

[刘跃进]:我举个典型的例子,我们国家现在合成毒品数量最多的是冰毒,大约占合成毒品市场的70%以上。生产冰毒的主要原料是麻黄素,由于我们对麻黄草、麻黄碱等各方面的管理比较严格,想直接获取也有困难。现在很多不法分子用一种感冒药叫康泰克,康泰克里面就含很多麻黄素,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从药店、药品批发部门把大量的康泰克买出来,从康泰克里面提炼麻黄素,用来制造冰毒,就我们国内来说这是最突出的例子,不仅是流到国内的地下冰毒加工厂作为主要原料,而且走私偷运到国外,运到澳大利亚、新西兰、一些欧美国家、缅甸等用做制造冰毒。从目前查获来看,有不少留学生,有不少到国外经商、打工这些人在干这个事,从国内套购康泰克,携带到国外去,在国外加工冰毒。严格控制,严格检查,严格限制,合理使用。带好几箱康泰克出去就不是合理使用了。  [11:02]

[主持人]:对于广大民众,您对他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11:10]

[刘跃进]:借此机会给广大群众提个醒,合成毒品据我们掌握的绝大多数都是被所谓的朋友、所谓的伙伴、所谓的好心叫去参加派对、聚会、婚礼,以这种方式拉去,喝完酒大家高高兴兴,一人分一颗,尝尝鲜,很刺激,很时髦,很酷。就是在所谓的同事、朋友之间的“善意”下开始品尝,在不知不觉当中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成瘾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一定要对自己所谓的朋友、同学好意的要求敢于说不,这是毒品我不沾。还有一部分人是被所谓的朋友、同学,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放到他的饮料、茶水里去了,或者是放到要吸的烟卷里去了。  [11:11]

[主持人]:这种情况是更可怕的。  [11:11]

[刘跃进]:上厕所去了,或者是出去办事了,他的朋友、同学在他饮料里放了,他回来以后喝了。  [11:11]

[主持人]:饮料的味道会改变吗?  [11:11]

[刘跃进]:不会有明显的改变。  [11:12]

[主持人]:基本上察觉不到。  [11:12]

[刘跃进]:几乎察觉不出来。不要随便替别人保管邮寄的包裹,或者是财物,特别是对自己不了解的人,这里面可能有毒品,如果没有警惕性,到时候法律追究到你,毒品就在你手里,说不清楚,扯上法律问题很麻烦,希望这几条网友们要注意,转告亲戚朋友都要注意,避免上当。  [11:12]

[主持人]:您教了我们好几招如何防范毒品。现在合成毒品在一些派对、娱乐场所滥用现象比较严重,寻求刺激是造成他们滥用的一个原因,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也会造成滥用?  [11:13]

[刘跃进]:你刚才讲的很清楚,追求刺激,精神空虚,追求新鲜,特别是年轻人的好奇、冲动以外,合成毒品表面上吸食了几次,不像海洛因那样,很快就出现严重的戒断症状,不那么明显,也不那么快,在慢慢的潜移默化当中发生质的变化。由于一些过程开始不那么剧烈,容易使这些涉毒者麻痹,认为没事,我吸两次、三次都没事,有一种欺骗作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社会的发展、娱乐生活的丰富,娱乐场所也越来越多,越来越豪华,老百姓特别是青年人对这种文化娱乐生活的追求、要求也越来越高。到了这种场合去聚会,年轻人需要一种亢奋、冲动、浓厚的娱乐氛围。过去传统的卡拉OK形式对现在20多岁的年轻人而言,觉得不过瘾,没有刺激感,需要一种更加疯狂、更加刺激的形式才能满足现在的追求,合成毒品就应运而生,正好填补了这个需求。大家几十个人吸了以后,立即精神进入亢奋的状态,大家都兴奋,摇头丸、冰毒都是让人兴奋的,控制不住的狂奔、狂跳、狂喊,群体的氛围感觉到刺激,感觉到满足。合成毒品也就是适应了当前年轻人的追求,正好对上口了,这也是一个客观上的原因。  [11:13]

[主持人]:对于青少年来说,除了父母管理得更严格之外,对于他们自己来说,还应该怎么防范毒品?  [11:13]

[刘跃进]:最重要的是要从思想上真正认识到合成毒品对人的身体、精神潜在的危害,一定要解决合成毒品不叫毒品,合成毒品不会成瘾,合成毒品吸几次没什么,这种模糊认识是最要解决的问题。交朋友,交什么样的朋友是第二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大多数吸毒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是在所谓朋友的引导下、劝说下、带领下走上吸毒的道路,年轻的朋友们一定要慎重。要追求一种健康、文明、清新的娱乐方式和娱乐生活,在夜总会里几十个人,上百人都吃摇头丸,群魔乱舞,那是错误的、变态的、不健康的娱乐方式,要摆脱,不要误入歧途。  [11:28]

[主持人]:从我这个角度来讲是少去娱乐场所。目前我们治理和防范合成毒品从国家层面来讲还存在哪些困难,具体的操作层有哪些困难,对普通民众来讲有哪些提醒?  [11:28]

[刘跃进]:从工作层面来讲,解决合成毒品的问题确实存在一些实际上的困难和问题,发现吸食合成毒品也不是那么容易,也是比较困难的。吸食过程当中抓现行这是没问题的。但比如说几个小时以前吸食的,得到消息之后把他叫来了,你当场想证实他吸食了合成毒品就比较困难,难以检测认定。不像喝酒一两小时一嘴的酒味。另外,吸食毒品多在相对封闭的场所,也给发现增加了难度,特别是现在娱乐场所加强管理,加强监督,很多吸食合成毒品都转移了,转移到郊区别墅里了,或者是到宾馆、旅馆开个房间,三五个人躲在里面群体吸食,更为隐蔽了,给发现带来一定的困难。此外,吸食合成毒品,什么叫成瘾,什么叫不成瘾,用什么标准衡量,目前我们国家缺乏成熟、统一的标准来认定,这给我们工作也带来一定难度。又如,大量的化学品怎么样防止它进入地下加工厂,进入犯罪分子手里,目前管理的渠道太多,涉及的部门太多,要想大家都形成合力,把各种漏洞堵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避免这些化学品流入非法渠道,流入犯罪分子手里,这也是我们打击合成毒品需要加强的地方。最后,法律对合成毒品的定罪、量刑有些滞后。合成毒品本身就是一个新冒出来的东西,我们法律一般来讲都是要等这个事发生以后再去研究,针对它来制定定罪量刑的标准,法律适当的滞后也是必然的。这几年流行这种合成毒品,过几年流行另外一种合成毒品,合成毒品还在不断的发生、发展的过程中,我们法律也是要一步一步的跟着走。法律确实也存在一些跟不上的地方,给我们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11:28]

[主持人]:您说还缺乏一些明确的定义,吸食多少成瘾,比如说某个人吸食了冰毒,我就吸食了一次,我叫不叫吸毒人员?  [11:39]

[刘跃进]:吸食一次就是吸毒人员。  [11:39]

[主持人]:我只是吸食一次,但是没有成瘾。  [11:39]

[刘跃进]:你就是属于吸毒人员了,只要被查获就是吸毒人员。  [11:39]

[主持人]:不要报任何尝试的态度,也许没有被公安机关抓获,但是道德上打上了标签,就是吸毒人员。  [11:40]

[刘跃进]:道德上贴上标签,对自己的身体、精神、道德、你的家庭,对你的亲朋好友,实际上就是犯错误了。  [11:40]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危害是很大的,觉得吸食一次身体上没什么感觉,那下次再可以尝试一次,必然会上瘾。我们下一步预防和打击合成毒品的重点和措施在哪里?  [11:40]

[刘跃进]:第一位的仍然是宣传和教育问题,要把合成毒品对人的身体危害、家庭危害、社会危害说清楚,进一步加大社会宣传力度,营造全社会禁毒的浓厚氛围,特别是让青年人,容易涉足的群体,真正从思想上了解知道,不仅海洛因碰不得,冰毒也碰不得,从思想上真正解决这个问题。之所以合成毒品这几年发展的比较快,就是因为相当多年轻人思想认识上的模糊,认为海洛因不能碰,但冰毒没事,根源就在这里。所以我觉得宣传、教育是首要的,在全社会,全党全国的动员,进一步做好防范工作。对制造、贩卖合成毒品的这些人要狠狠的打击,特别是这些组织者、策划者、指挥者,这些骨干成员要狠狠打击,毫不手软,尽可能多破案,震慑毒品犯罪分子,阻止更多的人走上犯罪道路。对社会场所要进一步严格管理,群体性的吸食同时伴随淫乱的场所,像夜总会、歌舞厅、酒吧、郊区的一些别墅、度假村、宾馆的包房,严格管理,建立严格的责任制,在这些场所让犯罪分子没有施展的条件。对已经吸食,特别是已经成瘾的人员强化发现工作,只要吸食的就能够及时的发现你、挽救你,这很重要。对他进行各种方式的教育和戒毒,可以是自愿的,也可以是强制的方式,尽快接受戒断治疗。要进一步加强易制毒化学品的管理,管住这些用于制造合成毒品的原料,堵塞漏洞,尽可能不让这些东西流到犯罪分子手里,流到地下加工厂。总之,继续采取各种措施,加大对合成毒品的管理和打击力度。  [11:41]

[主持人]:合成毒品市场售价贵不贵,如果有些孩子长大了有一些零花钱,又想寻求刺激,想去购买合成毒品,是不是在孩子经济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就可以买到?  [11:41]

[刘跃进]:毒品的价格时间不一样,浮动不一样,地区和地区之间的价格也不太一样。例如缅甸的冰毒进入云南,云南一公斤冰毒价格也就三五万块钱,到了昆明就变成了七八万,到了广州是十万、二十万、三十万了,地点不一样,价格不一样。从零售来说,一小包多少钱,或者是一克多少钱,各个城市不同地区的价钱也不太一样,冰毒、海洛因总体上的价悬殊不大,一般都是一小包大约几百块钱。如果每天都要吸一小包,每天500块钱,10天就要5000,1个月是15000,这种消费水平父母不会供给他,自己已经吸毒成瘾了,不可能工作了。开始借钱,借不来偷,偷不来抢,这是必然的。弄不来以后干脆以贩养吸,用贩毒得来的钱买毒品吸,大量的人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贩卖毒品的。  [11:52]

[主持人]:我觉得“禁毒大家谈”这个节目一定要一期一期的办好,在社会上推广,希望网友能对我们的节目继续关注,我们想请刘主任对“禁毒大家谈”这个访谈节目提出一些希望和建议,也可以跟网友说上几句。  [11:52]

[刘跃进]:今天有幸被邀请参加人民网“禁毒大家谈”首期节目很高兴,我感觉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让广大的网友、广大的公众了解毒品的危害,了解我们国家目前毒品的现状,毒品发展的趋势,以及党和政府在治理和打击毒品犯罪的问题上所做的工作,和所下的决心。希望通过这种形式、通过这个平台,能够持续不断地和网友们、公众们见面,经常沟通这个话题,交流这个话题。今天,我只是初步的把我们国家合成毒品的现状、趋势、存在的一些问题以及我们所做的一些工作,也就是希望广大的网友、公众能够知道的这些常识,做了一些介绍。希望我们这个节目越办越好。除了我以外,今后还会陆陆续续有一些禁毒工作方面的专家、学者和网友、公众们见面,跟大家介绍各个领域的毒品犯罪的情况、知识,和网友们进行沟通,他们都是这个方面的专家。我衷心地希望通过人民网这个平台、这个渠道,国家禁毒办能和社会各界和广大网友保持密切的联系,密切的沟通。我们介绍相关情况,同时也广泛听取网友们的意见和建议,让我们共同努力来把我们国家毒品问题解决好、治理好,为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少年营造一个比较健康的、文明的、和谐的生活、工作和学习环境。  [11:53]

[主持人]:刘主任为我们的系列访谈开了一个很好的头,我们还会陆陆续续地和和网友介绍一些比如说从医学角度来解读吸食合成毒品对身体具体有哪些危害,我们也会邀请一些禁毒志愿者谈谈禁毒工作在社会上的开展情况,也会邀请一些监管民警具体介绍一下他们所看到的吸毒人员家庭悲欢离合的故事。精彩的节目还在后面,敬请网友们关注。本期访谈由于时间关系,先到这里,如果网友有相关的提问,对中国的禁毒工作有相关的建议,可以登录人民网的网址留言。各位网友,谢谢你们的在线收看,再见!  [11:53]




    上一篇:沈阳启动青少年禁毒宣传教育项目
    下一篇:禁毒大家谈系列访谈:强制戒毒戒断反应明显者会有自伤自残等行为